广告
Google search engine
首页深度中国从“内卷”走向“躺平”...
本文所属类别:

中国从“内卷”走向“躺平”?

添加到书签
从书签中删除

张林:从现有的关于劳动时长的统计来看,中国或许已经是全球劳动时长最长的国家了,甚至可能没有之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张林 为FT中文网撰稿

一、最勤劳的国家

国际劳工组织(ILO)统计了66个国家的劳动力工作时长,在2022年的统计中,劳动时间最长的国家是印度,剔除午休及用餐等非工作用时之后,印度劳动力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7小时,按照5个工作日来计算,每天的工时为9.4小时。

相比之下,日本、韩国这两个所谓的东亚“内卷国”便相形见绌了,周平均工作时长分别为36.8、39.2小时,差不多每周要比印度少工作一天。而美国、英国(2021年)、德国、法国的劳动力周平均工作时长分别为36.5、35.5、34.2、31小时,相比日、韩的工作强度进一步降低。

中国并不在这份统计名单上,但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份,中国企业就业人员的周平均工作时长为48.7小时,比印度还要高出1.7小时,相比日、韩约每周多工作一天,相比德、法约每周多工作两天。即便如此,这一统计可能还是低估了中国劳动群体的劳动时长。

一方面,用人单位,特别是劳动密集型单位有少报用工时长的倾向和动机。另一方面,每天朝九晚五的住户单位容易在抽样调查中被覆盖,而灵活就业群体和流动人口在统计中的覆盖程度就没有那么充分了,但他们的工作时长却更长。比如在快递员、网约车、建筑工等灵活就业领域中,约70%的群体每周工作时长超过50小时,而超过半数的平台接单人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60小时。

此外,根据OECD统计,经合组织的38个国家中每周平均劳动时长的是墨西哥,约为41小时。因此,从现有的关于劳动时长的统计来看,中国或许已经是全球劳动时长最长的国家了,甚至可能没有之一。

二、内卷可能是条“迷途”

从积极的视角看,劳动时长证明了中国居民部门的勤劳,他们没有“躺平”,而是切切实实的“卷了起来”,这也是当前中国经济的韧性之所在。在遭遇了三年的巨大冲击之后,还可以实现4%以上增速的工业生产,还可以保持8%以上增速的服务业生产,这离不开居民部门的努力,是他们在不断增加产品与服务供给。

但若换一个角度来看,内卷可能是一条通往经济失衡的“迷途”。

宏观经济增长的降速,投资与基建效率的下降,或者融资需求的低迷,并不容易被普通住户部门所察觉,但劳动强度的加大、劳动时长的延长却是直观而真切的,也是引发居民预期下行的重要因素。它会让一个家庭预期到,只有更加努力才能维持在原有的生活轨迹上。但争取更加成功的努力,与避免就此失败的努力之间,却有着根本性的区别。

为了避免失败而努力,一方面会使得家庭部门风险偏好降低,节衣缩食以备不时之需,一方面会促使劳动群体在劳动时间与劳动强度层面增加投入,这些在微观层面的合理举动,在宏观层面加总之后,却形成了后端的消费需求不足与前端的生产要素过剩之间的失衡。

这种失衡已经体现在多个方面:在居民每周平均劳动时长相比2019年增加了2个多小时的同时,可支配收入的增长趋势却在下降;在劳动时长趋势线向上倾斜的同时,消费品零售额的增速却在下降;在工业产值以及服务业营收增加的同时,工业消费品的销售率以及服务行业的利润率却在下降。在2022年,以生产法核算的GDP要比以支出法核算的GDP高出5190亿元。

从内卷的含义来看,它描述的是一种微观层面竞争剧烈程度大幅提升,却并未带来宏观层面收益相应增加的现象。因此内卷自身就是一种合成谬误,它并不能保证任何改善性的结果。如此观之,当前的劳动力投入和劳动力市场或许正处在这样一条迷途之上。

三、警惕内卷的尽头是躺平

对于一个处于赶超状态与储蓄过剩的经济体来说,居民部门的勤劳并不算得上是一件坏事,至少可以把储蓄源源不断的转变为生产性投资,并依靠外需和投资拉动经济。但内卷之下的多余的辛劳,却既不是实现经济增长的手段,更不是实现社会发展的目标。

从内卷走到躺平并不需要太大的跳跃,付出与回报的不对等并不能长久持续,为了避免失败而努力也并不能长期坚持,接受失败、就此躺平似乎是一个更容易的选项。

1990年日本陷入衰退之后,居民部门起初节衣缩食,努力削减债务,多多少少还抱有回到从前的希望,即便面对房地产与股市泡沫破裂带来失业率上升,1991年至1997年初之间日本劳动力的工作时长保持了稳定,并且劳动参与率也在上升,这段时期可以粗略的视之为一段内卷的时期。

但内卷也并没有阻止日本经济的衰退,在1997年之后,日本劳动力的工作时间和劳动参与率开始持续下降,在萧条气氛中成长的年轻人日益变得“低欲望”,不愿意再面对竞争,再没有了十多年前“日本第一”那股精气神。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再次冲击了日本经济,当年日本的人口增长率也转为负增长,1990年出生的日本人也开始逐步进入社会,这一代人低欲望、怕竞争、晚结婚、不生子,被称为“平成废宅”。

当然,这一切并未妨碍日本依旧是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发达经济体,但这段过程在经济历史当中难免令人唏嘘。

以邻为镜,应当不断审视与追问,当前中国社会中的内卷现象最终会走向何处?假定也会发生从内卷到躺平的转变,相比日本中国是否能处在一个更有利的位置上?如今在年轻群体中出现的缓就业、晚结婚、少生子现象会否形成“传染”,又该如何应对?这些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一切仍在演进中。

添加到书签
从书签中删除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昵称

- 广告 -
Google search engine

最新发布

最受欢迎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