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Google search engine
首页热门以哈冲突哈马斯的武装力量是怎么组织...

哈马斯的武装力量是怎么组织起来的?

添加到书签
从书签中删除

2023年11月30日

哈马斯在加沙进行训练
从2020年起,多个巴勒斯坦武装派别曾举行联合军演(图为哈马斯在加沙进行训练的资料照片)。

BBC新闻分析显示,五个巴勒斯坦武装组织自2020年起共同参与军事化训练,并在10月7日与哈马斯一起参与了对以色列的致命袭击。

这些组织在加沙进行了联合演习,其与致命袭击中所使用的战术非常相似——包括在距以色列隔离墙不到1公里(0.6英里)的地点进行了演习——这些内容还被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在这些演习中,他们演练了劫持人质、袭击营地和突破以色列防线,最后一次演习是在袭击发生前25天举行的。

BBC阿拉伯语和BBC事实核查(BBC Verify)整理了证据,显示哈马斯如何召集加沙各派来磨练其战法,并最终实施突袭计划,使该地区战火再起。

“团结的标志”

2020年12月29日,哈马斯总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Ismail Haniyeh)宣布,代号为“坚强支柱”的四次演习中的首次演习是加沙各武装派别之间“强有力的信息和团结的标志”。

作为加沙最强大的武装组织,哈马斯是联盟中的主导力量。该联盟汇集了巴勒斯坦其他10个派别,在“联合行动室”的监督下进行了一场战争游戏式的演习。

该机构成立于2018年,旨在协调中央司令部下的加沙各武装派别。

训练中,两名身着迷彩服的男子在沙滩上拖着另一名男子
10月7日袭击之前,各武装团体曾在一起训练(图为训练中,两名身着迷彩服的男子在沙滩上拖着另一名男子)。

2018年前,哈马斯曾与加沙第二大武装派别“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正式协调。杰哈德与哈马斯一样,是在英国和其他国家被禁止的恐怖组织。

哈马斯在之前的冲突中也曾与其他团体并肩作战,但2020年的演习被宣传为更多组织正在团结起来的证据。

哈马斯领导人表示,首次演习反映了各武装派别的“永久备战状态”。

2020年的演习是三年间举行的四次联合演习中的第一次,每次演习都被精心剪辑的视频记录,并发布在公开的社交媒体频道上。

BBC从发布在消息应用程序Telegram上的画面中,通过其独特的头带和徽章,识别出包括杰哈德在内的10个团体,它们在“坚强支柱”演习期间与哈马斯一起训练。

在10月7日袭击事件发生后,其中五个团体发布视频展示其参与了袭击。另外三个在Telegram上发表书面声明,声称参与其中。

随着哈马斯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其寻找据信于10月7日被其他派别从以色列绑架至加沙的数十名妇女和儿童,这些组织所扮演的角色日益受到关注。

杰哈德、圣战旅(Mujahideen Brigades)和纳赛尔·萨拉丁旅(Al-Nasser Salah al-Deen Brigades)三个团体声称在当日劫持了以色列人质。

有消息指,哈马斯能否找到这些人质决定了加沙临时休战能否得以继续。

哈马斯视频资料

虽然这些组织来自广泛的意识形态光谱——有强硬的伊斯兰教派,也有相对世俗化的组织——但它们都愿意对以色列使用武力。

哈马斯一再强调加沙不同武装组织之间是团结一致的。该组织表示,它们在联合演习中是平等的合作伙伴,同时在袭击以色列的计划中继续发挥主导作用。

首次演习的画面显示,蒙面的指挥官似乎在掩体中指挥演习,而演习以火箭弹齐射开始。

镜头切换到全副武装的武装人员截停了一辆标有以色列国旗的模拟坦克,拘留了一名乘员并将其作为囚犯拖走,以及对建筑物发动突袭。

我们从这些视频和触目惊心的目击者证词中得知,这两种战术都在10月7日被用来抓捕和袭击士兵及平民,当时约有1200人被杀,估计有240名人质被劫持。

身穿军装的蒙面男子
首次“坚强支柱”演习的宣传视频显示有指挥室在监督联合演习。

告诉世界

第二次“坚强支柱”演习在几乎整整一年后举行。

卡桑旅(Izzedine al-Qassam Brigades;哈马斯武装派别的正式名称)指挥官艾曼·诺法尔(Ayman Nofal)表示,2021年12月26日演习的目的是“确认抵抗派别的团结”。

他说,演习将“告诉敌人,加沙边境的隔离墙和工事无法保护他们”。

哈马斯的另一份声明称,“联合军事演习”旨在“模拟解放加沙附近的定居点”。“定居点”是该组织对以色列社区的称呼。

演习于2022年12月28日再次举行。他们随后发布了武装人员在一个似乎是模拟军事基地的地方演练清理建筑物和截停坦克的宣传画面。

哈马斯发布的视频资料

以色列国内对这些演习进行了报道,因此很难想象这些活动没有受到该国广泛的情报机构的密切监视。

以色列国防军(IDF)此前曾实施空袭,以干扰哈马斯的训练活动。2023年4月,他们轰炸了被用于进行第一次“坚强支柱”演习的场地。

据报道,在袭击发生前几周,加沙边境附近的女侦察兵曾警告称,无人机活动异常频繁,而且哈马斯正在用模拟阵地训练占领观察哨。

但根据以色列媒体的报道,这些警告据说被忽视了。

以色列国防军前驻加沙副指挥官阿米尔·阿维维(Amir Avivi)准将对BBC说:“有很多情报表明他们正在进行训练——毕竟,视频是公开的,而且这种训练就发生在距离(与以色列)隔离墙数百米的地方。”

他表示,虽然军方知道这些演习,但“没有看到他们训练的目的”。

哈马斯公布的视频资料

以色列国防军表示,他们于2023年10月17日“消灭”了诺法尔,他是第一位在冲突后被杀的哈马斯高级军事领导人。

众目睽睽之下

哈马斯不遗余力地确保演习逼真。

2022年,武装分子演练了攻打一个模拟的以色列军事基地,其距以军控制的加沙和以色列之间的埃雷茲(Erez)过境点仅2.6公里(1.6英里)。

BBC事实核查通过将训练画面中出现的地理特征与该地区的航拍画面进行比对,确定该地点位于加沙北部,距离隔离墙仅800米(0.5英里)。截至2023年11月,该地点在必应地图(Bing Maps)上仍然可见。

训练营距离以色列的一座观察塔和一个高架观察箱不到1.6公里(1英里),这些都是以色列斥资数亿美元建造的安全屏障的组成部分。

哈马斯公布的视频资料

该模拟基地位于地面下几米处,因此附近的以色列巡逻队可能无法立即看到它,但爆炸产生的烟雾肯定会出现。而且众所周知的是,以色列国防军拥有空中侦察手段。

哈马斯利用该处演练袭击建筑物、持枪劫持人质,以及破坏安全屏障。

BBC事实核查利用包括卫星图像在内的公开信息,在加沙的九个不同地点找到了14处训练场。

哈马斯公布的视频资料

他们甚至在距联合国援助机构分发中心不到1.6公里(1英里)的地方进行了两次训练。在该援助机构2022年12月发布的官方视频中,该地点在背景中清晰可见。

陆海空

2023年9月10日,所谓的联合行动室在其专用Telegram频道上发布了身穿军装的男子对加沙隔离墙沿线军事设施进行监视的图片。

两天后,第四次“坚强支柱”军事演习举行。到10月7日,在这场前所未有的袭击中所使用的所有战术都已进行演练。

画面中出现的战斗人员乘坐的白色丰田(Toyota)皮卡车,与一个月后驶入以色列南部的皮卡型号相同。

宣传视频显示,枪手袭击了模拟建筑物并向内部的仿真目标开火,武装人员还被训练用船和潜水员袭击海滩。以色列曾表示,它于10月7日击退了哈马斯船只在其海岸登陆的企图。

巴勒斯坦战斗人员在训练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坚强支柱”演习中,武装人员进行了突袭建筑物的演练。

不过,哈马斯并没有将其摩托车和滑翔伞训练纳入“坚强支柱”的宣传之中。

哈马斯在10月7日三天后发布的一段训练视频显示了围栏和障碍物被拆除,以让摩托车通过,这是他们用来到达以色列南部社区的一种策略。我们还没有发现更早的类似视频。

直到10月7日袭击开始之前,也没有任何关于武装分子使用滑翔伞的画面。

在袭击当天分享的一段训练视频中,可以看到枪手在一个模拟基布兹降落。我们对这个降落点进行定位,其位于加沙南部的拉法(Rafah)以北。

BBC事实核查证实,该视频录制于2022年8月25日之前的某个时间,并存储在一个名为“神鹰突击队”(Eagle Squadron)的计算机文件中,这是哈马斯为其“空军”使用的名称。这表明,滑翔伞计划已经酝酿了一年多。

哈马斯公布的视频资料

出其不意

据援引以色列国防军指挥官的报道,10月7日前,哈马斯被认为在加沙地带有约三万名武装人员。哈马斯还可能从较小的组织中招募数千名战士。

即便没有其他派别的支持,哈马斯也是迄今为止巴勒斯坦武装组织中最强大的。这表明哈马斯之所以有兴趣动员其他派别,是为了在加沙内部获得广泛支持,至少也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人数。

以军此前估计有1500名武装分子参加了10月7日的突袭。《以色列时报》(Times of Israel)本月早些时候报道称,以色列国防军现在认为这一数字接近3000人。

无论实际数字是多少,这都意味着参加袭击的人员只是加沙武装分子总数中相对较小的一部分。目前还无法核实参加该袭击或“坚强支柱”演习的较小组织武装人员的确切数字。

尽管哈马斯在袭击的准备过程中得到跨派系的支持,但黎巴嫩军队前准将、中东研究中心安全分析师希沙姆·贾比尔(Hisham Jaber)表示,他相信只有哈马斯知道最终计划,“很可能(他们)当天要求其他派系加入”。

哈马斯公布的视频据称显示了在加沙俘获的以军坦克。
哈马斯公布的视频据称显示了在加沙俘获的以军坦克。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防务研究高级讲师安德烈亚斯·克里格(Andreas Krieg)告诉BBC:“虽然有集中的计划,但执行是去中心化的,每个小分队都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执行计划。”

他说,他曾与哈马斯内部人员交谈,他们对以色列防御的薄弱感到惊讶。他还评估,武装分子很可能通过线下通信,绕过了以色列的监控技术。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中东分析师休·洛瓦特(Hugh Lovatt)表示,以色列本应知道联合训练演习,但“得出了错误的结论”,认为这只是巴勒斯坦领土上准军事组织的“标准”活动,而不是“即将发生大规模袭击的迹象”。

当被问及本文中提出的问题时,以色列国防军表示,“目前的重点是消除恐怖组织哈马斯的威胁”,关于任何潜在军事失误的问题“将在后续阶段进行调查”。

以色列可能要在几年后才能正式评估其是否错过了阻止10月7日大屠杀的机会。

这可能给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和政府带来深远影响。

添加到书签
从书签中删除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昵称

- 广告 -
Google search engine

最新发布

最受欢迎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