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Google search engine
首页国际缅北华裔电诈集团陷落背后的...
本文所属类别:

缅北华裔电诈集团陷落背后的故事

添加到书签
从书签中删除

明珍珍和明国平已经被中国警方扣押。

由中国警方公布的照片显示,警员正押着被戴上手铐的一男一女,站在边境大门前面。

两人是刚从缅甸一方移送过来的,是最近在缅甸东北部与中国接壤边境小镇上经营诈骗中心被捕的众多人当中的最新的两个。

二人是明国平和明珍珍,分别是过去14年一个一直统治着老街镇(Laukkaing)的大军阀的儿子和孙女。

缅甸冲突的突然升级标志着中国黑手党——类似“教父”的“四大家族”——在这个臭名昭著、无法无天的边境小镇走向终结。

上周四(11月16日),就在中国警方公布这对戴手铐的男女照片的差不多同一时间,缅甸军政官方的新闻发布了一张似乎是在一辆面包车后部对一名69岁男子尸体进行尸检的照片。

那就是该军阀本人明学昌。军方表示,他在被捕后自杀,这一说法遭到了很多人的怀疑。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一个不光彩的结局,它开始于战争和革命年代,却演变为充斥毒品、赌博、贪婪和马基雅维利式对抗的故事。

四大家族

明学昌曾是白所成的跟班,后者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头目。

在他们的运作下,老街镇这个偏远、贫困的不毛之地变成了一个喧闹的赌城,一个高楼耸立而又艳俗骯脏的红灯区。

缅甸边境的军阀势力被打倒后,数以千计疑犯已经被缅甸转交给中国。
缅甸边境的军阀势力被打倒后,数以千计疑犯已经被缅甸转交给中国。

明家的势力虽然不小,但原本并不是四大势力中的一员——另外三家分别由魏超仁、刘国玺和刘正祥统领。

最初,老街的赌场只是利用中国人对赌博的需要而趁机发展起来——赌博在中国和很多邻近国家都不合法,但后来这里逐渐演变成了利润巨大的洗钱、人口贩运以及特别是数十个电信诈骗中心的前沿阵地。

据估计,有超过10万外国公民被引诱到了这些电诈中心,当中很多是中国人。他们实际上是被困囚在这里,被迫长时间工作,参与一个成熟的网上诈骗运作,目标是全世界各地的人。

明学昌经营着其中一个最为臭名昭著的电诈中心,名叫卧虎山庄。据报他手下还有一支当地警察队伍,他们虽然身穿平常的缅甸国家警察制服,但实际上无异于一支私人武装——老街有几支这样的部队,保持着四大家族的统治。

明珍珍与缅甸军方高层兼警察总长尼林昂中将。
明珍珍与缅甸军方高层兼警察总长尼林昂中将。

9月,中国向所有运营电诈中心的组织施压要求关闭并交出在那里工作的人员,但是明家却拒绝配合。一些人估算,每个家族的赌场每年的金额流水都是以十亿美元计。这是一门令人很难放手的大生意。

各家族还与缅甸军方有紧密的联系,而明家相信自己受到保护,即使对长期在这个边境地区有巨大影响力的中国所提出的要求,也可以不从。

北京因素

10月20日凌晨,一群电诈员工正从卧虎山庄被转移出来,很可能是预料到中国警方要对电诈中心采取行动了。

据报道,有大约50至100名工作者试图逃跑,而电诈中心的警卫开火打死了几个人。有一些说法指,死者当中还有卧底的中国警察。

这导致中国境内邻近省份的政府办公室发出一封措辞强硬的信函,而中国警方也宣布对明家其中四名成员发出逮捕令。

中国表现出的不满,鼓励了缅甸境内自称“三兄弟联盟”(Brotherhood Alliance)的叛军联盟,在10月底向缅甸军方发起攻击。

中国在过去一直敦促保持克制,以维持边境和平,但是现在,根除老街镇这些资金雄厚、武装精良的家族,似乎成为更优先的需要。

老街曾是一个贫穷的小镇,后来成为赌场、毒品和电诈横行的地方。
老街曾是一个贫穷的小镇,后来成为赌场、毒品和电诈横行的地方。

叛军表示他们的目标是消灭电诈中心,并且更广泛地支持推翻在2021年夺权的军政府。

但是在老街,这场冲突更像是报复,一场可以追溯到冷战时代的私人仇杀。

老街的教父

四大家族之所以能够控制老街,完全要归功于敏昂莱(Min Aung Hlaing)这个领导2021年政变并至今领导军政府的军队指挥官。

早在2009年,敏昂莱就领导一场军事行动,推翻了当时统治着老街的军阀、一位名叫彭家声的武装老将。

他想要安插更符合当时军政府需要的盟友,这在当时给所有缅甸的民族叛乱组织造成压力,迫使他们变成亲政府的所谓边防警卫。

当中大多数叛军都表示拒绝,包括彭家声,哪怕军政府答应了允许他们继续从事诸如毒品之类的非法生意赚钱。

彭家声是缅甸独立后的混乱时期里在撣邦成长起来的一代军阀,当时中央政府的管治没有扩大到大多数的边境地区。

彭家声曾是掸邦最有权势的军阀。
彭家声曾是掸邦最有权势的军阀。

在极度穷困、偏远而贫瘠的撣邦,唯一真正的经济形式就是种植鸦片。它成为世界最大的鸦片产地,并由此给各种叛军组织提供了资金。

彭家声最初是中国支持的缅甸共产党指挥官,但在中国的支持停止后,他在1989年起义,将缅甸共产党分解成多个武装叛军组织。

那是缅甸军政府感到脆弱的一个时期。它在1988年极端残暴地镇压了一场群众起义——那也是昂山素季第一次作为反对派领袖出现。

由于担心已得势的民族叛乱组织与反对派运动可能结盟,将军们迅速采取行动,与叛乱分子和解,让他们自由管理自己的封地。

面对要求削减其贩毒业务的压力,为了继续有资金运作,彭家声开始将老街变成一个赌城。

但是在2009年,当他拒绝军方要求将其部队变成边防卫队时,敏昂莱就说服了当时彭的副将白所成掉转枪头。

彭家声被赶走,进了中国。他的赌场成为满布弹孔的战场,哪怕一些忠实的赌徒在交火中仍继续下注。白所成和其他三个家族由此接管了赌场生意。

白所成曾是彭家声的副将。
白所成曾是彭家声的副将。

凭借与军方的密切联系,他们在缅甸建立起了广泛的业务网络,在柬埔寨等其他国家的采矿、能源、基础设施和赌场中均拥有份额。他们与澳门和中国东南部的有组织犯罪网络建立了联系。

老街开始呈现出如狂野西部繁荣城镇一般的特征,在这里什么都可以做,一切皆可买卖。不同的电诈中心之间不时会爆发枪战,权势人物会把狮子和老虎当宠物养。

但是彭家声的叛军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仍大部分忠诚于他。2015年,他曾试图从四大家族手中夺回老街,但是失败了。

之后,民族民主同盟军与其他掸邦武装结成了联盟。去年,91岁的彭家声去世时,他以一个黑帮领袖级别的豪华葬礼下葬,该地区大多数叛军和军阀领袖都出席了。

甚至连敏昂莱都派出了高级军官向这个老对手表示敬意。彭家声的子女接过MNDAA的指挥权,等待着机会推翻他们眼中的篡位者白所成。

Peng Jiasheng’s funeral in 2022
2022年,彭家声的葬礼场面

现在,MNDAA控制着主要的边境关口和通往老街镇的所有道路,他们已准备好夺回赌城——这个联合国形容为“电诈瘟疫”(scamdemic)的产业背后的发动机。

他们要用它来做什么,只有天知道,但是既然向中国承诺过会结束电诈产业,他们就找到其他能够资助叛乱的方式。

他们表态要帮助推翻军政府,受到广大反对派团体的欢迎。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数以百万计缅甸人一直被民族叛乱分子押着被俘的士兵和装备游街的胜利场面所吸引,而同时黑帮的结局也正在老街上演。

在忍受了将近三年的暴力军事独裁统治后,军政府看起来很脆弱,而人们也开始敢想,它或许要垮台了。

但是,考虑到这个无法无天的地区忠诚度反复翻转的往绩,对MNDAA所宣扬的目标,也必须谨慎看待。

在截稿时,白所成下落未明。另外两名军阀魏超仁和刘正祥身在何处也尚不清楚。第四个家族头目刘国玺则已经在2020年去世。

但是,他们家族中的很多成员现在都已经被中国扣押;有些人已经认罪。数以千计在电诈中心工作的人也被移交给了中国警方。该地区的政府也在试图将仍然被困于老街的另外数百人救出来。

缅甸东北部的电诈瘟疫现在或许是结束了,只不过它可能只是会转移到地球上另一个无法无天的角落。

添加到书签
从书签中删除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昵称

- 广告 -
Google search engine

最新发布

最受欢迎

最新评论